?

1
愿意琢磨,别人教了之后,你要动脑子

古代学武功,一个师傅开馆,可能收几十?#20064;?#20010;徒弟。教真功夫是很费精力的事情,何况不仅要教,徒弟学功夫过程中要是练歪了,练伤了,师傅还要去纠正治疗。一个师?#30340;?#25945;真东西的徒弟往往能有两三个就不错了。

旧武林里,这几个学真东西的徒弟是撑场面,将来养老的。剩下的徒弟就是收学费的,只能学个架子。练个架子的,师傅?#35759;?#35199;告诉你了,?#32531;?#23601;看你自己琢磨不琢磨,如果过几天看着有灵性,练得不错,师傅就花心思栽培你,如果一看自己也只是敷衍了事,那就证明这个徒弟不值得下功夫。

学功夫这个事儿,其实跟生活工作很像,活儿都出在细节里。

除?#25628;?#26684;的科研是可以一个人完成的,大部分工作的本质其实都是人情世?#21097;?#25216;术往往只是套在外面?#22218;?#20010;壳。

技术层面的大路货谁也不见得?#20154;?#30495;的懂得少,或者你多知道一点,我少知道一点,并不见得决定性地影响工作的结果,反而是细节重要一些。

所以?#24247;?#20844;司来了新人要我带,我从来都是?#20154;?#19968;说,把套路的东西都说到,但是成百上千个细节,我不见得都能想起来,也不见得?#21152;?#26102;间一一告知。接下来?#19968;?#32473;新人一些基础的事情去做。

如果对方做的认真负责,又能举一反三,主动来问我,那我就觉得小孩子不仅态度好,而且动脑子,将来是个人才,自然有什么说什?#30784;?br>
可是反之,如果对方连起码的认真负责严谨都做不到,或者让做什么就是什么,从来不想为什么要做,从来不考虑?#20064;?#21644;公司利益的需要是什么,也从来不试图站在big picture上跳出格子间多想几步,那么我倾向于认为对方只是庸才。

越是大的公司,越会养很多这样的庸才。一年领几十万薪水,但是没什么长远发展——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花精力把那些自己体悟出来的东西告诉你?#35838;?#24102;出来的人如果将来混得好,在市场里一说,我也与有荣焉,要是带出来一个庸才....我为什么要带,?#21592;?#20102;撑的吗?

2
懂得办公室里的人际关系如何相处

我所在的领域是投?#23567;?br>
投行是个功利心很重的地方,这点谁都不否认,也没什么好避讳的。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?#21644;?#34892;其实是个讲个人英雄主义的地方——很多事情,你能搞定,你就是大咖;你不能搞定,别人也能看出来。

这里的工作,往往不是零分就是一百分,没有折中可言。


但是,讲个人绩效,不代表其他人都是你的敌人。在办公室里,名为新人老人,其实大家都是同事,说?#29730;?#35841;也没义务?#23637;?#35841;。反向来说,没有人愿意培养一个能成为自己敌人的人。

这个敌人,并不是说别人都是废物,就我能做事。而是有的人格局大,自己做成事情,懂得怎么让别人帮忙,也愿意让别人沾光;有的人气量小,有苦头的时候巴不得人人都迁就自己,出成绩的时候又希望聚光灯全打在自己身上。

其实在职场老油条们眼里,你是前者还是后者,很容易?#22836;?#36776;出来了。

平时有琐碎的事情愿意多承担一点,有时候吃点小亏暗亏,对资历或者位置不如你的人春风化雨,对?#20064;?#21644;领导不过于阿?#27169;?#26377;的时候能站出来替团队承担责任的人,正常人?#19981;?#21453;过来?#23637;?#20320;,和你分享消息、资源和知识。

这种姿态不是虚伪,?#36864;?#26159;虚伪,也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虚伪。

反过来,有些小朋友进了办公室,看见operation就趾高气扬,看见领导唯唯诺?#25285;?#26377;事儿不能扛,有功抢着分,我教东西给你,是为了有一天你牛逼的不行给我自己添堵吗?

3
懂得回报

我猜这世界上没什么人是跟你一见面就被你征服,?#32531;?#20542;囊相授。?#36864;?#26159;有心教,那也是个日久天长的事情。

我没入行的时候,很多事情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?#27426;?#27491;好有个认识的姐姐在某家做MD,我腆着脸找人?#39029;?#39277;,那时候也没钱,约人家在一个人均1000左右的餐厅,心疼得要死。

那个姐姐人不错,看在我一直诚心来请教的份上,给我讲讲套路。虽然还是听的云山雾罩,但是多少比原来懂的多一点。后来虽然她没能给我一个offer,我自己入行以后业务上也没什么交集,但是?#19968;?#26159;每年都来请她?#36828;?#39277;,有什?#35789;?#24773;?#23454;?#25105;,如果我能做到?#22218;?#19981;推脱,久而久之,这个关?#24503;?#24930;就从我求她指路变成了朋友。

一方面是因为我的位置和当初不一样了,有了一些?#36864;?#23545;话的资格,也勉强能?#22218;?#28857;干货。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?#35762;?#36716;水转多个朋?#35759;?#26465;路,大家虽然谁也不明说,但是至少人?#19968;?#35273;得,我当初?#20613;?#20320;,后来没什么用得上的地方了,至少你没忘了我——那就是人间还有真情在,也自然就愿意聊的深入一点,分享的更多一点。

总而言之,所谓的“希望别人来教你”,不过是人和人相处过程中?#22218;?#20010;微小侧面。

许多人所忽略?#22218;?#28857;是:那些站上高位或者做成事情的人,往往不是因为能力多么拔群,而是因为资源更丰富,处理的信息量更大。

所谓别人来教你,大部分时候也不是高?#34218;?#25968;学题一样,目的明确,过程清晰,一二三四五讲到答案完事儿,而是指愿意和你分享其中的细节和逻辑。因此,我?#19988;部?#20197;说:真正良好的分享关系绝对不是在一种单方面的索求中,而是在一个你情我愿的交往里。

因此,宽泛地讨论,表现出自己的学习能力,表现出自己的价值,表现出自己的诚恳,我想自?#27426;?#28982;的别人?#19981;?#23545;你做出反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