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為婚姻穩定,加工資名額“非他莫屬”
      最近,單位終于有加工資的計劃了。不過,領導們瓜分完加工資名額之后,輪到我們部門只剩一個了。雖然領導一再強調,這次沒加工資的下批還是會加,但人人都盯著這個眼前的名額。
      估計領導也為究竟把加工資名額給誰而犯愁,一天中午竟然把部門的人召集到會議室,開了個會,美其名曰茶話會。領導讓大家有啥說啥,不言自明,事關名額。大伙兒一個接一個地訴苦,最后輪到了小陳。小陳沒訴苦,講了一個婚姻穩定性的評價標準。
      當然,這個標準不是小陳研究的,而是專家搞出來的,小陳也是從她老婆小麗那兒販來的。小麗是名牌大學畢業的,在一家外國語學院做老師,平時還做些家教,工資是小陳的N倍。
  2. 酒后“真言”打動了老板
      公司老板是北方人,愛喝酒,而且篤信酒后吐真言的理兒,所以公司每次搞聚餐都想把大伙兒灌醉。大伙兒不喝又不行,又擔心喝多講錯話又影響前途,因此公司同事最怕跟老板一起聚餐。
      有一次,老板跟客戶服務部在一起聚餐。看著大家喝得快有六成醉了,老板端起酒杯挨個單挑。輪到小李了,看他的樣子,臉紅脖子粗,站都站不直,應該是喝醉了。老板拍拍小李的肩膀,端起酒杯就說:“小伙子,來,干杯!”小李傻呵呵一樂,說“這是客戶的需求,我盡全力滿足。”說完舉杯就準備喝。
      不料旁邊小馬的手機響了,他起身準備到外面接電話,一不留神把小李的酒杯給撞翻了。小馬連忙喊服務員,重新拿個酒杯。小李的右手舉在半空,左手撓撓頭,半天冒出一句:“不好意思啊,我的酒杯不見了。這都是我的錯,我一定改正。”
      這下,連老板都樂了。不過,第二天就聽說老板讓客服部主管給小李加工資。老板說,小李喝酒都帶有明顯的職業習慣,應該加工資。
  3. 漲工資要編“連續劇”
      我們的工資是有標準的,不是你想讓老板加他就能加的。不過,這個標準是寫在明處的,還有非標準的工資,比如加班費、值班費、活動費,是在暗處的,這一塊就有與老板商量的余地,有兩招也比較有效。
      一是編連續劇法。上級來檢查,老板一般會找一些人來加班加點地搞材料。這時候,老板給的加班費差不多只有一盒盒飯錢。怎么辦,又不能不來,于是我就用電視中拍連續劇的手法,把一集拍成三集,最后,本來拿一盒盒飯的加班費的任務,硬是讓我弄成三個。
      二是插播廣告法。和老板協商工資不成,就采用這種方法,分子不變,變分母,讓自己單位時間的工資看起來在“漲”,這屬于阿Q式的勝利。比如值班,記錄本上我按時間順序事先記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,然后就做“私活”。我只要抓住一個開頭和一個結尾,中間全部播放“廣告”,這樣,既有“績效”,也完成了自己的事,相當于“漲工資”了。
  4. 競爭對手欲“收買”自己
      我剛參加工作時,在一家公司做銷售工作,平時工作挺忙的。進公司第一年,我的工資只有800元。工作滿一年后,我指望工資能有個大幅的提高,但老板只將我的工資加到1200元。想直接找老板多加些工資,又怕老板不高興將我辭掉。
      不久,我到一家公司洽談一筆大業務,經過與該公司副總艱苦洽談,終于談下這筆大生意,為我公司賺了一筆錢。這時,我感覺到向老板提加薪的時機成熟了。第二天,我來到老板的辦公室,向老板匯報了這次做成大生意的過程。老板聽說我為公司賺了錢,非常高興,夸獎我這次做的好,希望我今后好好干。
      我在與老板閑聊時假裝無意透露:“對方公司的副總在洽談結束后,隨口問我在公司拿多少工資,我回答是1200元,那位副總講這工資低了些,邀請我到他們公司工作,每月工資不少于2000元。”
    老板聽了以后,激動地說:“哦,還有這等事?對方公司還想挖我的人才啊!這樣吧,為獎勵你的出色工作,我決定從下個月起將你的工資加到每月2000元。”我心里暗喜,向老板告謝后退出。